之后,匆匆离家的姐弟俩从上海坐了3天3夜的火车到香港,在香港待了6周后,又在船上生活了30天,最后抵达战后一片荒芜的伦敦。

中国,漠河,零下30摄氏度。